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联系我们

tel www.nmgislam.com 呼和浩特回民区果园西路8号
人物春秋
首页 - 穆斯林 - 人物春秋

苦心求学 弘扬宗教 ——记时福森阿訇的生平事迹

浏览次数:15074次 发布时间:2015-09-30 【关闭】 字体:

苦心求学  弘扬宗教

 

——记时福森阿訇的生平事迹

 

希吉拉

 

呼和浩特市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清真大寺教长时福森(1903-1992),是一位仁慈谦让、温良宽厚的老阿訇。他那高尚的品格,和一生对宗教的执着追求,受到世人广泛的敬仰和怀念。

时福森,经名易卜拉欣,河北省海兴县东后庄人。1903104,出生在一个贫苦的雇农家庭。由于世道黑暗,父母常年劳作于田间地头,养活不了一家老小。被艰辛生活折磨得面黄肌瘦的时福森,一听到清真寺或穆斯林家庭传出念《古兰经》的声音时,精神便为之振奋。当他十来岁时,稍有闲暇,就跑到村里的清真寺,听阿訇为“海立凡”(学生)讲解经典。阿訇看到这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孩子,认真听课,就让他作为一名编外学生。少年的时福森,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在清真寺里学上几句经文,回家后嘴不住气地念叨,手不停地写。次日再到清真寺时,经文背得一字不差,正式学生也望尘莫及,使阿訇大为惊异,遂准许他随时来听经。经过几年编外学习,时福森初步接触和学习了一些伊斯兰教的基础知识。

时福森十五岁时,欲外出寻师求学。家里常年在等米下锅的窘境下生活,哪里还有钱打发他上路呢?因而双亲天天愁眉苦脸,时福森也急得团团转。这时有本家一位伯父,认为时福森有培养前途,特地为其购买了一件粗布大褂。当送衣服时,看到时福森穿着一双露着脚指头的大鞋,老人便又替侄子添置了一双布鞋。由于时福森初次外出,伯父亲自陪他徒步至天津的海霞新城清真寺,介绍他投到张殿兴阿訇门下学习。

旧中国的清真寺,费用短绌,大部分难以为继,靠周围的“高目”(信徒)出散“乜贴”(指教徒因各种原因,决意施舍或捐赠的财物)维持。当时,在时福森看来,清真寺里的生活,已比家里好多了。可一想到父母还挣扎在饥饿线上,便暗自伤心,下决心奋发向上,以期日后能为亲人争光。因无力购买必要的伊斯兰教经书,只好与师傅或同学借书,利用空暇抄写。白天不误五时“乃玛孜”(礼拜),不误聆听师傅讲经,晚上等别人入睡后,为不影响别人,在房屋的犄角独伴孤灯开始抄经。就这样一页页、一本本地将有价值的经书,都抄了下来。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有完整的思想和理论体系,它的经书蔚为大观。时福森爱书如命,每发现一本新书,便千方百计借来,边抄写,边贪婪地汲取着营养。星移斗转,秋去冬来。宿舍取暖条件较差,抄写一会儿,不得不起来活动活动手脚,接着再抄。有时为赶着在人家限期内抄完一本经书,常需通宵达旦。本来体质不太好,天天熬夜,加之营养又跟不上,他出现了呕吐,有时还吐血。在一天晚上,他实在支持不住了,便一头栽倒,额头上血流如注。后来伤好了,可额头上永远留下了一个肉包。这个肉包成为他艰苦攀登知识高峰的见证。

张殿兴阿訇对其吃苦精神大加赏识,时福森在其门下的三年打下了坚实的伊斯兰经典功底。

时福森外出学习三年后,首次回到家里。按照父母之命,与邻村的刘莲香姑娘结为秦晋之好。蜜月甫过,时福森无心恋家,就二次外出学习。这次,他直奔津东南市头清真寺,从李希珍大阿訇学习。李希珍俗称顺爷,河北沧州人士。李阿訇出身于中国颇有声望的阿訇世家,因此对伊斯兰教的教义造诣颇高,是一位载誉远近的“尔林”(有知识者)。时福森投在顺爷门下,顺爷见其相貌端庄、秉性耿直、心笃志诚,将他当做爱徒。时福森遇顺爷,如鱼得水,学习更加刻苦努力。几度寒暑,苦心学习,接受了伊斯兰教严格的经堂教育(又称回文大学)。在顺爷的口授心传下,学习《舍来哈?伟戛业》、《虎托布》、《艾尔白欧》、《米尔萨德》、《艾什尔吐?来麦尔台》、《海瓦依?米诺哈吉》、《古洛司汤》、《古兰经》等“十三本经”。顺爷学识渊博,用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两种语言的宗教经典授徒。他要求徒弟苦心学习,以为世用。他常向徒弟提出问题,时福森对答如流,因而他更加被师傅所倚重。

青年时代的时福森,在事业上执着地追求、锲而不舍,为了学有所成,和新婚妻子一别六载。他走了一年,长子降生。当孩子四岁时,因患肺炎咳嗽不止,终因无钱求医而夭亡。

孩子下世一年,时福森才回到家乡。他得知儿子病故,确实悲痛不已。但为了完成夙志,不久,时福森又告别父母及妻子,再次踏上寻求真理之途,拜师求学。他身背一卷行李,徒步奔波于冀中平原。沿途有清真寺就借宿一夜,若没有清真寺,身上又没分文,只好随便找一个遮风避雨之处,休息上一夜。无论阴晴风雨,还是高山峻岭,孑然独行于访师途中。这次他先后又跟着名阿訇李文兰和张恩远学习了几年。

嗣后,时福森又辗转至天津清真北寺,再次投在李希珍大阿訇门下。师徒再次相遇,情谊益发深挚,均认为是“罕格”(责任、义务等),师友忘年之交的情与义更加笃实。李阿訇将祖传的一些优秀经书,拿给时福森看,他兼收并蓄,终成李阿訇的大“海立凡”。李阿訇起先应聘于天津清真西寺,1935年又应聘至绥远清真大寺,都把时福森带在身边。

时福森为人诚恳,不追求浮名虚誉,不贪荣华,不慕权贵。他的人生准则是: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念经。来到陌生的绥远举目无亲,他不好交游,不事张扬,天天以经书为伴,珍惜寸阴。年余,李希珍阿訇认为时福森学有所成,在绥远清真大寺为他和师弟马文瑞、陈超胜三人举行了“穿衣挂幛”(即出徒)仪式。此次时福森开始了阿訇生涯。“七?七”事变前夕,李希珍阿訇三年聘期已满,便辞学回归故里。时福森洒泪送别了师傅,自己却永远留在了绥远,为绥远省伊斯兰教的弘扬、普及,贡献了毕生的精力。

在绥远清真大寺,时福森受聘于中学阿訇。在学习、实践及传授宗教知识的过程中,他发现普及教育是不容忽视的一环,便立志终身抓普及教育。他把伊斯兰教知识与发扬伊斯兰教精神结合在一起讲授,言传身教,使学习者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在解放前后,呼和浩特不少回族青年,都跟随他念过经。其中现已成为阿拉伯语专家的刘祯教长和曹忠哈吉等,都在其门下接受过启蒙教育。

后来,时阿訇受聘于呼和浩特清真东北寺、西寺、车站寺及乌兰花清真寺任教长。他每到一处,都看作是实践和提高自我的机会,虔恭地履行“伊玛目”(教长)的职责。每当新到一寺当教长,他讲的第一个“瓦尔兹”(指礼拜前教长或阿訇等向教民宣讲教义),都是以树立“伊玛尼”(信仰)为前提,紧紧围绕“爱护本土属于信德”,引经据典,号召穆斯林脚踏实地,即要耕耘后世,亦勿放弃耕耘现世。此外,时阿訇把民族团结和宗教间团结,作为宣传的又一个重点。他主张民族间平等互助;宗教间相互尊重,各行所遵,各办其事。

回族历来尊重教长,每遇邻居纠纷和家庭不和,都要进清真寺找阿訇评说公道。时阿訇每次都耐心说服,循循善诱,化干戈为玉帛。五、六十年代,呼和浩特的广大穆斯林群众生活水平较低,时阿訇也以微薄的收入度日。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外地阿訇来呼,只要找到时阿訇求其帮助,时阿訇总是毫不犹豫为他们提供食宿。有的阿訇和家属,在时阿訇家一住就是几十天,他从无怨言,总是让客人吃好住好。一些素未平生的阿訇,看到时阿訇对自己敬如宾朋,激动的热泪盈眶。对此,他们几十年后仍津津乐道。

在六十年代困难时期,有位乡老的老伴下世,请时阿訇念“塔哈”(殡礼的一个程序),举意的“乜贴是一对金耳环。这天,时阿訇按时去了这位乡老家,可是另外一位阿訇听说“乜贴”是对金耳环,提前不请自到,念了“塔哈”,拿走了金耳环。看见时阿訇,这位乡老家的人尴尬异常。时阿訇安慰他们不必介意,和颜悦色而归。他的这种不为钱物所动的精神,遂被人们传为佳话。

时福森的作风和品德不但影响着教内人,也令一些教外人肃然起敬。呼和浩特书法家曹子颜,曾赠送给时阿訇一把扇子,上书赞辞,颂扬了他豁达大度的气概和对事业坚忍不拔的追求精神。

1958年教制改革,呼和浩特的几座清真寺合并,时阿訇到了清真大寺,任副教长。十年浩劫开始,时阿訇在学习班接受教育,并在小将们的威逼下,将自己三十来年亲手抄写并精心裱糊的五十四本经书,全部烧毁。经书被毁,如同肠痛寸断。这时,有人向有关部门写黑材料,肆意捏造了10条罪状,诬告时阿訇对现实不满。诬告者中,也有他曾经帮助过的人。但时阿訇淡泊自守,以一位职业宗教者特有的忍性,面对世界。

“文革”结束了,他和不少的人一样,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1978年受聘于呼和浩特市清真大寺任教长,被推选为内蒙古第一、二届伊斯兰教协会常委,呼和浩特市第一、二届伊斯兰教协会主任、会长暨呼和浩特市伊斯兰教务管理委员会主任,并连续三届当选为呼和浩特市人民代表。

年逢古稀人未老,神清目朗精神爽。天天除在拜功中行使教长职责,还要带“海立凡”。定时为几位阿訇、师娘(女阿訇)讲经,并随时为求教者解答问题。他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后学者的功德,使人人交口称赞。特别对年青人的关怀和提携,尤为中肯。他用亲身感受告诫后生,不要光钻研经学,要中阿并学,才可收到预期的效果。1986年,时阿訇因年老,主动辞去清真大寺教长,担任了名誉教长。为伊斯兰教界人士废除终身制,带了一个好头。

时阿訇在外有达观超脱的长者风范,在家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慈父。他膝下有五女一子,解放初生活拮据,孩子们上学由国家免费,衣服靠人民政府补助。他利用一切机会告诫儿女,珍惜时光,好好读书,将来做一名有用之人。儿女们时时铭记父亲的教诲,学习上努力,工作上奋进。五六十年代,大女儿时秀兰在呼和浩特市联营商店当售货员,忘我地工作,多次被评为标兵售货员和“三八”红旗手,《内蒙古日报》曾多次报道了她的事迹,称她为“呼和浩特百货公司系统售货员中的一面红旗”。1964年时秀兰作为内蒙古参观团成员,光荣地进京参加了国庆观礼,并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八十年代,四女儿时秀荣又成为呼和浩特供电局的劳动模范。她几十年如一日,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多次被华北电业管理局、内蒙古电业管理局及呼和浩特供电局评为先进工作者和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

时阿訇的孩子们成家立业后,生活好了,可依然以俭为荣。每月把子女们给的钱和穆斯林出散的“乜贴”合理使用。除日常生活费用外,余下的钱或接济生活无着落者,或寄回老家的清真寺。而自己多年用的一把扇子,却左补右粘,孩子们向给他买一把新的,他执意不肯。1987年,笔者应呼和浩特一家新闻单位的约稿,前去采访时阿訇,目睹了老阿訇仁慈助人的一件事:一位“要乜贴”的(即穆斯林中的乞丐)站在时阿訇的院子里要饭,时阿訇老伴边掏钱边往外走。他老伴出去,像是与要饭的讲什么,进屋后时阿訇问老伴,老伴讲:“他跟我要一块,我给了五毛,他有点不高兴。”时阿訇又讲:“再给五毛你就掏不起了?为什么不让他高高兴兴地走呢?”老伴见时阿訇脸色不悦,又急急地追要饭的人了。

1990年,时阿訇经医师诊断患脑血管硬化,及遵医嘱,深居修养。1992年老阿訇再次病倒,前去看望的有亲朋好友、学生及各级领导,大家的关心十七老泪纵横。在病中,他不厌其烦地对儿女们讲着一句话:“我是用‘乜贴’把你们抚养起来的,要记住广大穆斯林的养育之恩!”有时,孩子们见父亲精神较好,就和老父亲开玩笑:“爸爸,您老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口唤’(穆斯林常用以表示互相信任和对某事的承诺)给我们吧!” 老阿訇笑笑讲:“我没有金条也没有银条,只有几根炉条。不过也不能现在拿,等我和你妈都‘无常’(去世)了,你们姊妹几个一人一根,千万别打架。”

19921010,时阿訇走完他八十九个曲折的春秋,两袖清风地离开了人世。时阿訇归真的消息一经传开,前去吊唁的穆斯林络绎不绝,有人放声嚎啕,有人呜咽抽泣,更多的人垂着头,泪水洒满衣襟。次日安葬时,人流滚滚,人们争先恐后想抬一抬这位老“尔林”。有的老者自己迈步还比较吃力,硬抢着要抬上几步。当时81岁的内蒙古伊斯兰教协会曹梦麟副会长说:“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当“埋体”(遗体)抬至墓穴时,墓穴周围已有四五百人站着或跪着在那里等候了多时,他们要最后见一见这位德高望重的教长;送一送这位以敬畏和笃诚奔向永生乐园的“伊玛目”。这样的隆重场面,只说明一个问题:一生敬重别人的人,人们是敬重他的。一生光明磊落、坦诚正直的人,人们是永远怀念他的。


网站首页 / 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 要闻简讯 / 伊斯兰教知识 / 教务活动 / 卧尔兹 / 清真寺 / 公益慈善 / 穆斯林 / 法律法规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