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联系我们

tel www.nmgislam.com 呼和浩特回民区果园西路8号
人物春秋
首页 - 穆斯林 - 人物春秋

归绥地区回族知名人士曹梦麟

浏览次数:15692次 发布时间:2015-09-30 【关闭】 字体:

 

归绥地区回族知名人士曹梦麟

焦基梅

 

曹梦麟,名世祯,字梦麟,1911年出生于归化城(金呼和浩特市旧城)一个回族家庭。19岁时开始随父跑驼运。解放前夕,归绥驼户首富,曾担任绥远省(今内蒙古西部地区)回教协会副理事长、归绥市(今呼和浩特市)驼务会常务理事。解放初,积极协助党和政府稳定社会发展、发展回族经济,历任归绥市“回民生产供销社”副经理,“回民榨油厂”经理,呼和浩特市中苏友好协会会员,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工商联常委,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三级人大代表,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常务理事,自治区回民文化协进会副主任,呼和浩特市回民文化协进会副主任等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先后担任第六届呼和浩特市人大驻会常委、呼和浩特市伊斯兰教教务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第一届自治区伊协副主任、第二届自治区伊协副会长、第二届呼和浩特市伊协副会长、第六届中国伊协常委、第三届自治区伊协会长、第三届呼和浩特市伊协名誉会长等职。呼和浩特市政协第一届委员。

 

曹梦麟祖籍河北沧州。在祖父辈上逃荒来到归化城(呼和浩特市旧城),先经营小商、牙记、牲畜贩运,后于光绪年间经营驼运业,并创立了“德厚堂”商业字号。由于曹家善于经营,吃苦耐劳,勤俭持家,从光绪(1875-1908)年间仅有的十余峰骆驼,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驼队日渐扩大,一跃成为民国前期归绥回族首富。至本世纪三十年代初,已有骆驼800余峰,京、津、沪、汉等地辟有商行专号;新疆古城(奇台县)设有驼场,专门繁殖小驼。曹家的“德厚堂”走的主要路线是归绥—宁夏—甘肃—新疆。每年秋天,驼队组织货物从归绥出发,经100个客栈,走沙漠,过戈壁,历时三个月,到达新疆“坐场”①一至两个月,再组织货物,于第二年春天返程,行走70多天回到归绥“放场”②。鼎盛时期曹家的驼运,一年约走三批驼队,每批走“三顶房子”(每顶“房子”有十链骆驼,一链子有十七八只,每链由一人管理,每链只有一只骆驼归拉骆驼人使用,可以组织自己的货源),每批每年往返一次。主要业务是在本地收购茶叶、生烟、布匹、丝绸、瓷器、日杂用品等运往新疆等地,换回或收购皮毛、药材、干果等商品,有时也为富人捎带一些金银细软。

在驼运界,曹家的“德厚堂”信誉一直很好。祖父曹廷旺创业时,当时为客户驼运物品,尚无任何手续,但曹家从不拆封,总是原样运到。凡属禁运物品,如大烟、军火等,曹家概不承揽。一次,新疆的乌兹曼司令要曹廷旺往北京、天津等地运一批货,当发现是禁品时,他坚决拒运。国民党统治时期,在各交通要道设了很多税卡。驼队出走一趟,就得过五六个税卡。税卡常以驼队装运的质量好的货物顶税。曹家不论缴多少税,从未动用过客户货物。偶遇土匪抢劫,总是竭尽最大努力保护客户物品。此外,曹家乐施好善,每年都要拿出部分盈利,购买粮煤,救济孤儿寡母和贫苦百姓,所以,曹家在当地口碑很好。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侵占了归绥市,曹家的业务受到了影响,不得不将大家分为小家(实际只分了两家),曹梦麟的伯父曹涌自立一家;父亲曹瑞一家,三叔和已故四叔的家眷跟随曹瑞。1940年迁居宁夏的曹瑞被国民党暗杀,时年52岁。从此支撑家业的沉重担子便落在了年仅29岁的儿子曹梦麟身上。

曹梦麟7岁那年,父亲送他进清真寺学习阿拉伯文。六年后入私塾,后又在归绥市回部小学就读。19岁那年,父亲要他学习驼运业务,并跟随驼队出行。

十多年时间里,他逐步积累了丰富的鉴别粗细皮、各种绒毛节气、路分质量等方面的经验。在他手里,继续发扬曹家优良传统,恪守信誉,加之善于经营,“德厚堂”重又声名鹊起。

已经成了大商人的曹梦麟,年年相习,出资购买粮食,救济穷苦的回回同胞。他生性耿直,待人平等。在家里,他的全家与佣人相处友好,很难看出主人与佣人之间的区别。他很关心雇佣人员的生活,只要知道他们的困难,总是想方设法帮助解决。

由于在当地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威望,曹梦麟于1945年9月被推举为绥远省回教协会副理事长,于1946年被推举为归绥市驼务会常务理事,于1949年被推举为绥远省回民事务促进会常务委员。

绥远“九·一九”和平起义之前,绥远省的政局很不稳定。绥远省政府主席董其武虽有起义之心,但他的一部分部下坚决反对,经常故意制造事端。正当董其武将军处于举旗不定的关键时刻,傅作义将军派遣时任“华北剿总”总参议的张濯清(天津回族)秘密入绥,帮助董其武将军说服部下。第一次来归绥市的落脚点就在曹梦麟家中,居住长达两月之久。曹张为世交,经常互相走动,而非常时期的这次走访非比寻常。为了保证张濯清的安全,曹梦麟与妻子王云清亲自照料他的生活。当时,张濯清与他的警卫员住在曹家的东房。王云清专人负责他们的饮食,从不让佣人、外来人与他们接触。两月之后,张濯清安全回北平汇报工作,然后第二次返绥,参加了绥远省的“九?一九”和平起义。

                                  

绥远和平起义后的时期,百废待兴。为了做好回族群众的工作,中共归绥市委成立了归绥市回民工作组,主要负责人为马志新(回族)。工作组通过深入调查摸底,请出了一批具有较高威望的回族上层民主人士,以协助党和政府工作。曹梦麟为其中之一。在工作组组织领导下,由曹梦麟等20家回商大户捐资,成立了“归绥市回民生产供销社”。当时,回民区政府尚未成立,这个机构不只是一个回族经济组织,还代行着部分政府职能。马志新担任经理,曹梦麟出任副经理。

回民生产供销社是在新生的人民政权还不稳定的情况下成立的。有些回族上层人士对党的领导和政策还持有观望怀疑态度。曹梦麟发挥他在回商大户当中的威望、地位,做了很多说服、宣传工作,为把他们转变成为一支拥护党的领导,能够积极参与新政权各项社会建设的力量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为尽快恢复和发展归绥的回族经济,解决贫困回族群众的生活与就业问题,曹梦麟等人发动广大回族群众开展了募捐和生产自救活动。他首先在曹家做了动员工作。回族上层人士积极响应,有钱的出钱,有物的出物,为部分贫困回民经商或从事运输业等提供了一些资助。曹梦麟等人还多方奔走,相继建立了回民驼运合作社(后发展为现今的呼市第二运输公司)、回民针织厂(后发展为现今的呼市针织厂)等小型企业。

19519月,根据当时扶植和发展民族工商业、繁荣民族经济的政策,曹梦麟等回族上层人士集资建起了归绥以回族职工为主体的最大私营合资企业———回民榨油厂(今呼市植物油厂的前身),共有50人投资入股,集资3万元。曹梦麟、曹席珍、杨万元、刘荣、杨福、穆成龙、孙光斗、杨吉投资较多,时称“八大股东”。曹梦麟担任经理。厂址在井儿巷(今呼市标牌厂)。设备从天津引进,生产工业用胡麻油,全部出口苏联。榨油厂共招收职工26名。职工工资以小米价计算。技工每人每月小米200斤,杂工160斤,职工240-310斤,临时工每人每日9角。厂里设有食堂,按每人每月9元的标准,免费供应伙食。经理无报酬。

1952年,曹梦麟在市政府派驻的工作组的直接领导下,对职工的工资经行了调整。全厂除1名会计因原工资较高未调整外,其余职工工资都较以前工资提高了30.68%。同时,还扩大了工人的福利范围,建立了公费医疗制度。伙食标准也增加到了每人每月12元。由于管理得当,措施得力,调动了全体职工的积极性,劳动效率不断提高。出油率由起初的31%增加到了33%,最高时达34%。

1953年,由于市场萧条,回民榨油厂陷入困境。积压原油7万斤,资金周转不开,停产77天,只能靠借贷维持局面。部分股东产生畏难情绪,主张变卖机器还债。市政府坚决支持以曹梦麟为首的部分股东提出的集资还债的主张,并于年底派驻了工作组,具体帮助恢复生产。工作组协助厂里,一方面抓集资还债,一方面抓生产,使榨油厂很快走出低谷。他们根据市场变化情况,果断决定将产品由工业用油转为食用油,并与土产公司签定了加工定货合同。同时市政府批准,直接为厂供应原料。不久,榨油厂生产全面恢复,效益不断上升,仅两个月,就还清了全部贷款。

党和政府帮助榨油厂度过难关这一事实,使曹梦麟深刻认识到,只有依靠党和政府,企业才能越办越好。于是他坚决执行市政府的决定,于1954年10月1日使榨油厂率先走上了公私合营的道路。他作为资方代表担任了厂长。

在推动回族经济发展的同时,曹梦麟还为回族教育事业的振兴倾注了不少心血。建国初,归绥市只有一所回族小学(今中山西路回族小学),大多数回族儿童没有上学的机会,回族教育非常落后。1950年,曹梦麟等人在工作组的领导下,发动回族大户,集资助学,将分设在清真寺的阿文班,整顿、合并成立了归绥市私立回民联合小学,后改称回民第二完小。曹梦麟任董事长,聘任曹省吾为校长。呼和浩特市回族中的女孩子能成批进校读书便是从这时开始的。1950年,美帝国主义入侵朝鲜,毛主席党中央作出决策,决定抗美援朝,但年轻的共和国经济还很困难。保家卫国,匹夫有责。在市委、市政府的号召下,全市回族群众提出了购买“回民号”战斗机的口号。身任市抗美援朝委员会副主席的曹梦麟,将自家的骆驼、家人高档的皮衣、妻子的金银首饰,尤其是自己几十年积攒的金条、金块全都捐献了出来。全市回族上层人士和群众纷纷行动,共捐款4.5亿元(旧币)。

1957年,时任呼市工业企业副经理、市工商联副主任的曹梦麟被错划为“右派”,直至1978年党的一届三中全会后,才恢复了领导职务。

1980年,曹梦麟被选举为呼和浩特市伊斯兰教务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上任不久,便着手解决回民坟问题。

现回民区钢铁路北侧的回民坟地,占地约500亩。有数千座坟墓,石碑林立,古树参天。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该坟地被列为城市建设的规划范围。钢铁路南侧的坟地,已由政府统一组织迁到了东郊黑土洼回民坟地,但在路北侧的坟地里迁坟,并砍伐古树,很多亡人家属表示反对。曹梦麟经过反复协商和多方征求意见,向政府提出了将回民坟地改建为回民果园的建议。这样,既体现了对回族风俗的尊重,又增加了城市绿化面积,还可以为清真寺增加一些经济收入。

建议被批准后,呼市伊斯兰教教务委员会向回族群众发出了募集资金改建回民果园的倡议。这不仅得到了广大回族群众的广泛响应,而且收到了有关单位的资助55000元。很多单位还义务参加了建设工作,帮助平整土地,栽种树木。从1981年始至1986年止,收获果实1.5万多斤,创收5000多元;栽种绿化树种3个品种,7860株。此外,修建了围墙1100延长米,打了机井,盖起了办公室、库房。自治区政府主席布赫曾亲临视察,高度赞扬了这一举措。

在改建回民果园之后,鉴于解放后市政府为回民购买的东郊黑土洼坟地已满的情况,曹梦麟与其他回族上层人士协商作出了募捐购买新坟地的决定。两万名回族群众积极参与,共捐资10万元,在黑土洼附近又购置了近300亩土地。曹梦麟同其他负责同志,组织植树,修桥铺路,非常辛劳。正当一切工作就绪时,曹梦麟却因操劳过度而病倒住院。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对“文革”期间被占用的宗教财产进行了清退。曹梦麟等人积极组织落实党关于宗教团体的房产政策,顺利、圆满地完成收归任务,并逐步实现了“以寺养寺”。

原“回民浴池”是呼市伊斯兰教组织利用钢铁路南侧回民坟迁址节余的7万元补偿金,加上7万元回民募捐所得而建成的。曹梦麟及其他伊协领导决定将其租给呼市饮食服务公司,当时月租金300多元,租期为十年。随着商业的逐步繁荣,在租期届满时,呼市伊协决定将月租金提高到3000元。由于呼市餐饮服务公司不能按期交纳租金,曹梦麟与其他伊协负责人将它租给了回族企业家任培文,用以兴建“义乌小商品城”,年租金20万元,租期25年,期满后所建商城归呼市伊协。经过几年经营,该商城已成为呼市一处繁华的小商品市场。

曹老如今年事已高,已不能忆述。以上所叙,难免疏漏,敬请补正。

我在采集曹老的经历时,原呼市市委统战部长马农、呼市市委统战部马桂花处长、呼市宗教局副局长马玉、呼市伊协副会长乔源与秘书长穆瑞、呼市政协秘书处副处长代林、自治区伊协副会长兼秘书长刘世业、副会长白凤鸣和曹忠等同志均给予了大力帮助,在此谨表谢意!

 

补记:曹梦麟先生于1999年10月20日归真。

     

                                                                                                                                                                              《呼和浩特回族史料第三期》

 

网站首页 / 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 要闻简讯 / 伊斯兰教知识 / 教务活动 / 卧尔兹 / 清真寺 / 公益慈善 / 穆斯林 / 法律法规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