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联系我们

tel www.nmgislam.com 呼和浩特回民区果园西路8号
人物春秋
首页 - 穆斯林 - 人物春秋

忆德高望重的金德海阿訇

浏览次数:17379次 发布时间:2015-09-30 【关闭】 字体:

忆德高望重的金德海阿訇

 

代林

 

    金德海阿訇,在华北地区伊斯兰教界中较有声望,他的大半生经历了曲折的学习探求道路。他献身伊斯兰教,努力研究、探索宗教哲理,始终如一,矢志不渝。

    金德海,字汇川,经名哈吉·尔利。祖籍金陵(今南京市)。据老人口传,在明朝时,金家的一支在北京定居。金德海1905526出生于北京宣武区教子胡同,祖父金贵,父亲金长恩,均为伊斯兰教的“散班阿訇”。他们常常为一辈子当“坐板凳头”的阿訇而感慨,遂暗暗祈求安拉的襄助,日后能将后代培养成为伊斯兰教的真正人才。

    金德海9岁时,入王浩然阿訇创办的北京牛街三十二小学读书。小学三年级时辍学,随父学习《古兰经》。金长恩是位较有心计的人,他当阿訇所得,养活不了六女一子,天天还要跑市场找点营生,或帮人修理钟表,勉强维持全家生活。不管生活怎么艰辛,培育儿子学习伊斯兰教经文的信念丝毫没有动摇。无论遇到多么不如意的事,总是按时悉心指点儿子学习,期望他早日成才。一晃五年,金德海在父亲的认真教导下,学到了伊斯兰教最基础的知识,并培养起浓厚的学习兴趣。

    当他17岁时,父亲将其送到北京什刹海清真寺,正式在王殿玉阿訇门下当“海立凡”(学生)。学习一年,金德海的姐姐去看望他,发现海立凡天天吃窝头,生活极其艰苦,王阿訇还常常体罚学生。姐姐不忍,硬将弟弟拉回了家。次年,金德海又赴奉天省安东县(今辽宁省丹东市)清真东寺,投在了安贞(字静轩)阿訇门下学习。金德海从小亲聆祖父、父亲的教诲,为了却前两代人的夙愿,立志当一名“坐椅子”的阿訇。他天赋好,记忆力强,又善学习,肯钻研,不囫囵吞枣,不玩花架子脚踏实地的学习。因此,在同学中崭露头角。

    嗣后,他又随杨德亮(字明远)大阿訇在北京手帕胡同清真寺、教子胡同清真寺,学习了二年,打下了坚实的阿拉伯语基础。之后,又跟安贞阿訇在宣化清真寺学习一年。

    19285月,金德海几经周折,终于再到安东县清真东寺,师从王静斋(名王文清,字以行)大阿訇学习。王静斋是中国伊斯兰教着名学者,在解放前被誉为中国伊斯兰教的“四大阿林”之一。静老一生勤恳钻研,不断探索,一丝不苟地着述、翻译,建树颇丰。他还一直把培养和造就伊斯兰教的接班人,视为自己的天职。他教学严肃负责,鼓励学生打好基础,启迪学生兼容并蓄,向广博发展。正所谓“严师出高徒”,金德海得遇静老,是他一生中永远值得回忆的岁月。他不仅跟王静斋老师学习到不少知识,而且老师珍惜寸阴,勤奋译着的精神,更在金德海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刻印象,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可惜好景不长,不足一年,静老因故辞职,前往哈尔滨清真东寺赴任。

    这时,金德海只好转到天津清真大寺,投在了杨世魁(字觐元)大阿訇门下。杨阿訇在经学上造诣较深,善于因材施教,发挥学生的优势及特长,能将经文上的条文与现实生活有机地联系起来。金德海从其左右,在学习上有了新的进步。杨阿訇待别喜爱这个学生,有意在一些公众场合让他出头露面,甚至让其代行阿訇之职。金德海总是能够抓住老师给予的机会,锻炼自己,增长才干。他亦善于事后总结、反思,将以后的事务办得更加出色。金德海是一位有志的伊斯兰教新人,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和锻炼,对自己、对前途充满了信心。

    杨阿訇知人善任,发现金德海对伊斯兰教教义有特殊悟性和潜力,认定只要这株新苗精心培育、扶植,一定会成大材。经过半年余的认真观察和系统考核,杨阿訇认为金德海具备了出师的条件,便在天津清真大寺为他和安庆林举行了隆重的“穿衣挂幛”(即出徒)仪式。

    按照伊斯兰教界的一般规矩,当海立凡出徒后,即可行使阿訇的职责,处理一些宗教事务。而金德海认为,伊斯兰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理论深奥,博大精深,经典浩繁,且各代教法学家,主张有别,各成体系,学无止境,自己还远远不能把握伊斯兰教经典的精髓,使其融会贯通。于是,他告别了杨世魁阿訇,回归故里,师从北京唐刀胡同清真寺的杨德亮阿訇和北京天桥清真寺的王彦孝(字子忠)阿訇学习。

    金德海为广见博闻,1931年又至北京阜城门外清真寺向米清源(字焕章)大阿訇学习。米阿訇在中国伊斯兰教界的知名度较高,他对刘智(宇介廉)的着作有一定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刘智是中国伊斯兰教的杰出人物,其哲学思想整整影响了伊斯兰教的几代人,并受到无数穆斯林的尊崇。米阿訇不因陈旧说,在讲评刘智的着作时,总是有陈述,有分析,有见解,令学生耳目一新。金德海在米阿訇的亲传下,系统地学习了伊斯兰教的理学和《伟嘎耶》(伊斯兰教法经),对伊斯兰教的宗教思想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提高。

    金德海谦恭好学,孜孜以求,尊敬师长,团结同学,给周围的穆斯林群众留下了较好的印象。他善于抓住每个老师的优点及长项,向他们虚心讨教,取其之长,补己之短,在学业上日有所进,月有所长。后来,金德海又师从天津三义庄清真寺的萧德珍(字毓清)阿訇学习。金德海虽已出徒,但每从一师,仍旧苦苦求学。黄卷青灯伴随着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多年的艰苦生活,使他身体渐感不支,1937年不得不辞学回家休养。待稍觉精力充沛时,便又去找老师王静斋大阿訇求教。1938年,静老接任了天津三义庄清真寺的聘书,金德海再次随其一同赴津。

    金德海二次师从静老学习阿拉伯语、波斯语的经典。静老翻译《古兰经》最见功力,被誉为“雅俗共赏之良本”。在三义庄任教时,静老正废寝忘食地完成他的《古兰经译解》。静老是位没有权位之心,也没有名利之念的阿訇,他反对教派之争,几十年如一日地埋头译经,达到心神统一的美好境界。金德海深深地被这种氛围所感染,在攀登知识高峰的道路上更加奋力。静老也将金德海当作爱徒,略有闲暇,想方设法给他吃点“偏饭”。金德海有时也帮助老师抄写和校对一些文稿,师生情谊,愈加亲密。金德海以师徒如父子,为了适合老师的口味,他亲自下厨,为师烹调,精心侍奉。这样,金德海能有更多的时间与老师接触,也就有了更多的求教机会。静老进餐时,金德海抓紧时间仔细拜读老师那还飘散着墨香的翻译文稿,先睹者的快感是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更为受益的是,从文稿上,他可直观地看到老师推敲文字的过程,这是外人无法领略到的。最使金德海不能忘记的是,静老曾回忆他在青年求学时,因对三个词从汉语翻译成阿拉伯语把握不准,竟不顾路途遥远,从天津到二百余里外的沧州,向自己的老师———有“南宋北海”之称的海思福老阿訇请教。这件事,成为鞭策金德海进步的动力。金德海讲:“静老尚且如此,我辈岂可懈怠!

    19428月,金德海结束了学生生活,开始了阿訇生涯。他任教的第一个地方便是塞外青城的甘绥礼拜堂(现呼和浩特清真北寺前身,原址在回民区政府楼对面,汽车加油站处)。人生,从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新阶段,也许会十分潇洒,也许并不如意。血气方刚的金德海,既看到了前进的目标,更看到了前进道路上的坎坷。他的人生信条是:自重、自珍、自爱。把心交给广大穆斯林,兢兢业业地完成和履行自己的职责,在替圣传教的道路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旧归绥市,伊斯兰教基本处于封闭自守的状况,教民的政治地位低,经济、文化落后。在这种情况下欲宣传“遵经革俗”的思想,谈何容易!但金德海阿訇作为一寺教长,清醒地认识到,自封如同自灭。他在努力着,把握一切机会,宣传着伊斯兰教的新思想。

    正当他事业上刚刚起步,日寇的铁蹄踏进了归绥,东洋人的魔爪也伸向了宗教这片清静之地。1945年的一天,日本特务头子虚田正季找到金德海阿訇,说日本打算在归绥建立一所“伊斯兰大学”,让他务必将其老师王静斋大阿訇请来任教。金德海的原则十分明确,宁死不与侵略者同流合污。可鉴于当时的恐怖形势,他只能悄悄辞去教长,赴天津三义庄清真寺任教。以后,金德海阿訇又曾在石家庄清真寺、大同九楼湾清真寺任教。

    中国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金德海的履历也翻开了新的一张。19518月,金德海终于实现了金家三代人的梦——接受了北京牛街礼拜寺的聘书,高兴地前往上任。

    在中国的一些回族聚居区,或深或浅有一种观念,即“外来的阿訇会念经”。一个土生土长的人,能在自己故里的清真寺执掌一方教门,这是相当不易的事。金德海将要就任牛街礼拜寺的教长,成为牛街男女老少关注的焦点。他上任的当天,整个牛街像欢度节日一样,父老乡亲们夹道欢迎这位学子的荣归。

    北京牛街礼拜寺,是中国着名的老清真寺之一。《北京牛街》(北京出版社1990年版)一书载,牛街礼拜寺自清朝同治以来,先后主持教务的阿訇有22人,都是伊斯兰教界着名的阿訇。牛街礼拜寺聘请金德海为教长,这本身就说明家乡父老对他的伊斯兰教造诣的认可。金德海上任后,深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自古北京就是中国的文化中心,藏龙卧虎,人才荟萃。想在这里顺利地尽到“伊玛目’(教长)的职责,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有了对形势的充分认识和估价,金德海阿訇利用所有的机会,博览各种经书,汲取其精华,向伊斯兰教更深的领域迈进。同时,他也意识到,面对操汉语的教胞进行宣传,自己的汉学水平必须提高。于是,他又开始有计划地自修起汉语。解放不久的北京,形势较复杂,人们的思想亦形形色色。金德海阿訇敢于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联系实际讲经,深入浅出,循循善诱,受到穆斯林们的好评。金德海阿訇的海立凡、现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图书馆副馆长的赛生发先生回忆说:“爱国爱教是金师的高贵品质。在牛街期间,每逢主麻(星期五)讲演,他多联系时事,正确看待形势,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在解放初期,相当一部分人抱有疑虑的情况下,金师的表现实为难能可贵。”

    同年10月,金德海阿訇参加了中央土改工作团,去甘肃临夏专区多木寺乡进行土改工作。他以自己宗教职业者的特殊身份,积极配合土改工作团的工作,为顺利进行土改贡献了自己应有的力量。

    1952年后,他曾应聘到天津三义庄清真寺、河南商丘市清真东寺执教。

    19588月,金德海阿訇二次被聘请至呼和浩特清真北寺。在这个民风纯朴的地区,他看到人民勤劳,事业兴旺,决定把呼和浩特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下决心为这里的伊斯兰教贡献出毕生的精力。

    重返青城,他看到这里的广大回族穆斯林群众教门基础较好,“伊玛尼”(信仰)颇虔诚,但文化、教育亟待提高。针对这种情况,金阿訇言传身教,用伊斯兰教圣人穆罕默德的名言。“学习,从摇篮至坟墓。”劝说大家重视教育,学习文化,并把提高广大穆斯林的文化知识,当作自己的主要任务之一。在礼拜寺的大殿里,在海立凡学习的讲经堂里,在穆斯林的家庭里,只要有金阿訇的身影,大家就能听到他引经据典,谈论教育、文化重要意义的讲说。

    “学然后知不足”。在追求知识的道路上,金德海常感自己学识欠缺,与时代的要求存有差距。他曾郑重向有关部门提出,给他提供继续深造的机会。1961年,他被录取到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研究班学习。在中国伊斯兰教这所最高学府里,他接受了许多昔日在‘经堂教育’中没有学到的知识。政治理论、汉语文化、伊斯兰教经学等,凡设课程,他都认真刻苦地学习,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阿訇。

    三年学习毕业后,金德海阿訇回到了呼和浩特。正当他想有所作为时,十年浩劫开始了。

一日,一伙气势汹汹的造反派找到了这位清真寺的教长,给他扣了一顶“剥削阶级”的帽子。这群人来到金家,欲搜索一些可资批斗的罪状。当他们看到金阿訇家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炕上铺着一条缺角少边的烂席子,便失望地走了。最后,将金阿訇从清真寺扫地出门。为了全家老少的生活,金德海不得不到一个工地干起了壮工活。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金德海开始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他当选为回民区人民代表,被聘为呼和浩特市政协第五、六届常委,并担任了内蒙古第一、二届伊斯兰教协会主任、会长。继而,又当选为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第四、五届常委等。1983年,金阿訇随中国穆斯林朝觐团赴麦加朝觐克尔白,完成了伊斯兰教‘五功’之一的“朝功”

1988年,在人民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重建的清真北寺幵始使用,金德海继续被聘为教长。金阿訇虽已是耄耋之年,但仍壮心不已,依然执着地追求着,以期在事业上有新的突破。

在广大穆斯林的聚礼、会礼时,金阿訇所讲的"瓦尔滋",像是有永远道不完的新鲜内容。他对人讲:我虽老了,但不愿自己的心灵麻木,我还希望自己冲破前人的障蔽,努力探索新的领域。他不顾年事已高,积极参加各类社会活动并热情接待来访者。他先后几次接待了内蒙古高等院校某班级师生的集体请教。求知欲正强的大学生们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这位白发苍苍的阿訇,滔滔不绝地一一解答,令他们不住地颔首称赞。

1991年,年高德劭的金阿訇主动退居二线,辞去了清真北寺的教长职务,担任了名誉教长。1994年又辞去了内蒙古伊斯兰教协会会长之职,担任了名誉会长。

在金阿訇的晩年,聊可告慰的是,他唯一的儿子金建华继承父业,学习阿拉伯语初见成效。经父亲的亲自指点,在明了《古兰经》内容的前提下,努力使自己的读音、韵律与内容高度统追求诵读的艺术性,曾在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首届《古兰经》诵读比赛中获得第一名。1995年,他又被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选派,代表中国穆斯林参加了在吉隆坡举行的第36届世界《古兰经》诵渎比赛,并取得优秀奖。建华的成就,饱含着父亲的无数心血。

    1996817曰,金德海阿訇归真。做为国内知名的阿訇,生平事迹被收入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回族大辞典》中。

 

                         《内蒙古穆斯林》2004年第三期


 

网站首页 / 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 要闻简讯 / 伊斯兰教知识 / 教务活动 / 卧尔兹 / 清真寺 / 公益慈善 / 穆斯林 / 法律法规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